神雕侠侣刘德华版国语上映 金庸曝最欣赏刘德华版《神雕:凤凰彩

编辑:凯恩/2018-11-27 23:25

  今年暑假为满足年轻人的收视喜好,将播出大量港台电视剧,甚至连1983年刘德华版的《神雕侠侣》和《鹿鼎记》都将重现荧屏。电视剧频道也在播出时段上做了调整。

  今年暑假为满足年轻人的收视喜好,将播出大量港台电视剧,甚至连1983年刘德华版的《神雕侠侣》和《鹿鼎记》都将重现荧屏。电视剧频道也在播出时段上做了调整,将每晚分成三个时间段,电视剧的播出量增加到三部共8集。在电视剧频道从7月1日到9月1日的排片表上,记者看到不少最新出炉的新剧,包由马景涛和宁静主演的《魔界之龙珠》,邱泽、张勋杰、吴大维主演的《篮球部落》,邱心志和李佳磷主演的《风筝奇缘》。

  而整个7月,张卫健更将霸占电视剧频道的黄金八点档,7月1日至20日,将播出张卫健和谢霆锋主演的电视剧《小鱼儿与花无缺》。虽然该剧在拍摄过程中发生了不愉快的打人事件,但由于其强大的演员阵容和制作班底,仍被70家电视台抢购。从7月21日起接档该剧的还是由张卫健主演的《伙头智多星》,不常出演电视剧的吴镇宇、许志安以及港剧天王罗嘉良也在该剧中有出色表演。

  值得一提的是,从6月28日起,电视剧频道的十点档还将播出一系列经典港剧。率先推出的是由陈庭威主演的《八号巴士》和《八路汽车》。而将令无数武侠迷激动万分的是,7月13日至8月26日,刘德华、陈玉莲主演的50集《神雕侠侣》以及刘德华、梁朝伟主演的40集《鹿鼎记》将重现荧屏。虽然在近20年间,中国两岸三地已出现了七八个“杨过、小龙女”以及“韦小宝”,但“最早的也是最好的”,这两部作品仍被金庸迷视为经典。

  与电视剧频道大打“港台牌”相呼应的是,新闻综合频道和新闻娱乐频道在暑期将推出一系列反映社会问题以及公安题材的电视剧,包括高圆圆主演的《你在微笑我却哭了》、蒋勤勤主演的《响亮》、周杰和牛莉主演的《非常道》、常戎和池华琼主演的《中华之剑》等。

  在接受中央电视台两次采访前,金庸分别对主持人陈大会和沈冰说,“你尽管问,我随便说,有什么话过火和不合适的,你们自己把它处理掉。”在采访结束以后,金庸又向主持人要名片,拿在手里一边看一边说,“你如果到香港的话,可以和我联系,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尽管以自己有3亿读者为荣,但是金庸现在开始后悔当初选择写小说而不是搞学术研究。“写小说,娱乐的是别人,对自己却没有什么好处。”他说,与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的教授交谈,发现自己的学问太少了。要是当初不办报纸,不写小说,就能有多点时间来研究历史和西方文学。

  作为博士生导师的金庸正在写《中国通史》,试图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写一本人人都能够看懂的历史书。同时,金庸还在修改自己的小说,这是他第三次对自己的小说进行修改。“过去的诗人,比如杜甫,他可能觉得自己的一首诗不够好,但流传出去了,就没法动了。我现在有机会改,多好啊。”

  在修改的时候,金庸参考了很多网上“金迷”的意见,并且增加了许多帮助理解作品的注释。

  有趣的是情感的变化:《射雕英雄传》里专情的黄药师变成了一个和弟子梅超风有暧昧关系的人;《碧血剑》里专一爱青青的袁承志因为爱上了阿九而陷入了情感的迷茫。问他为什么这样改,金庸回答得很有意思:“人生最理想的是专一的爱情,但不专一的爱情常常有,这样改更接近现实。”

  记者:在国内一些媒体联合举办的“20世纪中国十大文化偶像”的评选中,您得票24429张,排名第二,仅次于鲁迅,在钱钟书、老舍、巴金、钱学森、梅兰芳、杨振宁等人之前,您认为文化应该有偶像吗?您是否有“偶像”?

  金庸:无论喜欢不喜欢,年轻人总有他们喜欢的人物。他们喜欢我的小说很开心,或者喜欢某个电视剧、电影里的角色记住了我。是一种喜欢的表达方式。但我也清楚,我的小说并不是多么重要,它还是一种娱乐性很强的消遣读物,是不能和胡适和陈独秀的作品放在一起比较的。

  我自己刚刚应万先生的要求,选了我心里的十位“文化偶像”:鲁迅、胡适、陈独秀、巴金、蔡元培、王国维、梅兰芳、齐白石、钱学森、马寅初。他们都是我非常尊敬的人,不仅对文化有巨大的贡献,而且还体现了人格的伟大。如果只论个人喜爱,则我喜欢鲁迅、吴清源、梁漱溟、巴金、凤凰彩票网首页齐白石、沈从文、钱穆、裘盛戎、王国维、朱光潜。

  记者:您年轻的时候第一选择是从政做外交官,后来您做了报人和小说家,而且都很成功,但是您又说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做一名学者?对社会的影响来说,学者的作用并不见得比记者、政治家起的作用大。

  金庸:因为记者、政治家、作家没有真正的快乐啊,我现在的想法觉得自己学问太差,如果照我自己的意思,最好小说也不写,从大学开始就专门研究历史,研究外国文学,那么到现在大概跟其他大学教授的学问差不多了。我在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跟这些大学教授也谈过天,觉得自己和他们差得远,他们精通希腊文、拉丁文,德文又好,法文又好,谈到法国史就背一段法文出来,和我真是不同的。就是浙大的教授,我跟他们也差得远。